万物演化的递弱代偿原理

2002年夏天最热的时候,王东岳在北京举办过一次小型专题座谈会,解释自己提出的一个新的假说,一个新的万物演化规律——“递弱代偿原理”。他认为,愈原始愈简单的物类其存在度愈高,愈后衍愈复杂的物类其存在度愈低,并且存在度呈一个递减趋势。随着存在度的递减,后衍物种为了保证自身能够稳定衍存,就会相应地增加和发展自己续存的能力及结构属性,这种现象就是“代偿”。这个理论模型把物质的演变运动放在了可以定量考查的基础上,并化解了既往进化论的深层困惑:即在宇宙演运的进化过程中,为什么愈高级的物种,虽然它们的生存技巧越来越高强(亦即“衍存属性”越来越繁华),却不能改变它们的存在效力越来越衰微的总体趋势。无机物类如石头似乎可以万古常存,陆生植物仅有4亿多年的历史。石头的存在度强于植物,植物的存在度强于小鼠,小鼠的存在度强于老虎,而人类有可能是一个最了不起的至弱者。人类在其漫长的发展过程中,大脑是发展最快的,通过大脑的发展,人类为自己创造着越来越适宜于自身生存的人造环境。人类发明了空调以抵御严寒和酷热,但与此同时,人类与迄今还生活在森林的猴子相比,在自然界的存活能力显著下降了,即人的存在度大大降低了。这既是代偿的原因,也是代偿的结果。

那天到会的有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周国平、赵汀阳研究员,北京大学哲学系陈嘉映教授,中国科学院遗传研究所金锋博士,以及其他各个方面的学者和朋友。大家对王东岳的代偿理论进行了探讨,并对他的勇气表示钦佩。

到了秋天,应清华大学哲学研究社之邀请,王东岳又在清华大学举办专题讲座。不过,题目却是《浅谈“美”的本质》。

王东岳现在的职业有点不伦不类。身为获硕士学位的医学研究生,出入医院却混迹于一般病号的行列;挂着“生物工程师”的职称,却远离任何公司和商号,只一味沉浸在自己的书斋中钻研哲学;说是“自由撰稿人”吧,又从未见有任何应景文章发表;说是“教书匠”吧,任何学校的教职花名册上均无此人姓名。

目前,王东岳被聘为西北大学哲学系客座教授,所带课程一律是自己的研究课题,与通用教程无关。如:给哲学系学生所带的课程是《人文现象的自然位置》;给理工科学生开了公共选修课《知识创新的逻辑路径与背景》;给科学哲学研究生带的基础课是《系统科学与系统自然观》。

今年年初,书海出版社同时推出王东岳用笔名子非鱼(但此前从未用这个笔名在任何报章杂志上发表过任何文章,以与南方另外的“子非鱼”相区别)出版的两本书:哲学专著《物演通论》修订版和哲理散文随笔集《知鱼之乐》,并在北京图书订货会上同读者见面。《物演通论》的副标题是:“自然存在、精神存在与社会存在的统一哲学原理。”由书名可知,这是一部哲学论著,而且试图将上述“三种存在”统一为“一系存在”。该书一反直观表象和传统哲思留给人们的既成信念,有可能令傲慢的人类不得不另行审视自身在自然界中的位置,以及理性意识与社会行为对人类自身前途的真实影响。这样一部边缘综合性著述,自然不免有些难读,为此王东岳特作另一部导读性的哲理散文集《知鱼之乐》,约15万字,共30篇散文随笔。由于本书的基本思路源自《物演通论》,因此可视为该书的背景导读,所谈论的话题尽可能贴近人们的一般生活层面,科学与哲学并行,人生与自然同道,并为读者引伸出一幅幅与常规理念迥然不同的人世全景画,读来意趣盎然,别有洞天,振聋发聩,思境悠远。



打赏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